中超降级什么意思:
狂奔之下盈利難 生鮮電商行業痛點待解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19-12-25





  2019年的冬天,來自于生鮮電商市場的消息不絕于耳。不少生鮮電商在這個冬季遇冷,同時也有人在此時就做好了迎接春天的準備。

  12月11日,在盒馬開出第200家門店的前一天,由易果生鮮的運營主體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全資控股的生鮮電商我廚官網和APP均不能正常打開頁面。而就在前不久,生鮮電商“呆蘿卜”“妙生活”“吉及鮮”都相繼陷入關店、裁員等風波。

  盡管生鮮電商市場接連受挫,但還是無法阻擋企業對“菜市場”的青睞。12月6日,上海蘇寧開啟菜場業務,主打“今天訂,明天取”的運營模式;早前盒馬也孵化出“盒馬菜市”,以此加入到社區菜市場的爭奪戰中。永輝超市在今年一季度以新開93家mini店的攻速搶占社區生鮮,此外美團買菜、每日優鮮等都在持續加碼。

  “買菜是剛性需求,其市場空間很大,尤其是互聯網的發展以及消費者消費習慣出現變化,讓不少企業看到了生鮮電商市場的機會和潛力。但盡管市場空間不小,要將其變現卻極不容易,雖然不少企業有資本的不斷加持,但單靠外部的輸血,缺乏內部造血能力的生鮮電商平臺岌岌可危。”和君咨詢合伙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志宏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很多生鮮電商看似擴張迅速,規模巨大,但仍難實現盈利。高損耗、倉儲壓力大以及管理落后始終是行業的痛點。

  賽道火熱

  生鮮電商早就不是什么新鮮詞匯,在2012年前后,各路生鮮電商便瞄準“線上菜場”的機會開始大舉涌入。近年來,生鮮電商市場進一步擴容。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生鮮電商市場交易規模達2103.2億元,2019年市場交易總額可突破3000億元。

  在不少“掘金者”進入有著剛性需求的消費屬性和龐大市場空間的生鮮電商領域時,一眾資本也開始將目光投射進來。成立于2017年的叮咚買菜,就在2018年獲得了來自高榕資本、今日資本、紅杉資本等著名VC投資機構的多輪投資,其估值超過百億元。

  而在前不久陷入欠債風波的呆蘿卜同樣獲得不少資本的青睞。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呆蘿卜曾獲千萬級美元的天使輪融資,以及高瓴資本與晨興資本領投的6.34億元A輪融資;剛剛關閉上海所有門店的妙生活也在上月底拿到今日資本2億元的加持,不過這筆資金是否到位,其企業變更信息中并未提到;另據媒體報道,我廚最近的一輪融資為2016年12月的千萬級美元B輪融資,本次融資由LB樂博資本領投,Jafco集富等多家機構跟投。而像每日優鮮等行業頭部企業,其背后資金更是雄厚。記者查詢發現,多家生鮮電商平臺背后都有資本的驅動。

  零售業管理專家胡春才告訴記者,資本的進駐并不意外。總體來說,這個領域的市場空間很大,而且隨著網絡的發展和年輕消費者的崛起,以及此前少有布局者,這就成為企業爭奪用戶的一個渠道。

  資本給生鮮電商持續不斷的輸血,本應是如虎添翼,但是這個行業的不少“掘金者”卻并未因此迎來盆豐缽滿的局面,反而始終是在負重前行。

  以呆蘿卜為例,2015年末,呆蘿卜成立之初便在資本的驅動下快速擴張,從安徽合肥到南京、蕪湖、馬鞍山等全國多座城市,呆蘿卜僅僅花了3年時間,其門店數量就達到上千家。但即使有資本的加持,仍承受不住燒錢的速度,以至于陷入欠薪欠債困局。而據每日新聞報道,同樣面臨資金困局的生鮮電商吉及鮮因融資失敗出現大規模裁員和關倉。此外,成立4年的妙生活也在同期關閉上海所有門店。

  文志宏表示,零售業本身是講求規模效益的,如果沒有足夠的規模做支撐,它的邊際成本會很高。所以在眾資本的驅動下,生鮮電商基本都在快速擴張,占領市場。但生鮮商品一般毛利不會太高,發展期自身造血能力不強,一旦資金鏈斷裂,其整個運營都會崩潰。

  行業痛點待解

  從2012年開始,各路生鮮電商就不斷在探索,試圖找到發展路徑。但經歷幾年的調整,從純線上菜場到線上線下結合,再到前置倉模式的打造,無論是背靠互聯網巨頭的生鮮業態還是區域型、中小型連鎖的生鮮電商平臺,都在經歷著行業的陣痛,面臨著市場嚴峻的考驗。

  既有市場又有資金的行業,為何不少生鮮電商哀嚎連連,究其根本就是成本問題。胡春才告訴記者,生鮮電商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成本。當成本始終高于盈利的時候,即使有資本支撐也難以為繼。

  據記者了解,發跡于安徽合肥的呆蘿卜主打“線上訂線下取,今日訂明日取”的“自提”經營模式,這就需要鋪設大量的貼近消費者群體的門店。而主攻社區生鮮市場的妙生活為了提高送貨效率,甚至開始斥資組建自己的物流團隊,同樣也需要密集的網點作為支撐,而同類企業情況基本如此。

  胡春才表示:“不難看出,生鮮電商盈利難的第一個原因就是,大范圍的開設店鋪、建倉等耗費企業大量的資金,讓原來造血能力就低的生鮮電商更難實現盈利。”

  文志宏告訴記者,這樣的模式最基礎的就是數據的驅動。根據大數據形成算法,比如每個區域的網店布局、品類布局、存貨、補貨等都需要依靠算法做出精確的預測。但對于一些缺乏互聯網技術的生鮮電商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也就是說,除去前期開設門店的投入,由于技術、人工等原因帶來的高損耗以及高物流成本,是生鮮電商難以盈利的第二個重要原因。”

  據了解,我廚就是一家致力于提供都市餐桌一站式解決方案的生鮮電商平臺,其特色之一就是全自配同城冷鏈功能,對冷鏈技術及物流體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記者從生鮮電商行業人士陳先生處獲悉,一般情況,像以蔬果為主的連鎖經營店的生鮮損耗率正常情況應該不超過5%,但損耗率高達10%的也有,如果是這樣的情況就說明生鮮現場管理存在問題。規模較大的連鎖型社區生鮮電商,中間的貨物需要經歷多次轉運和分揀,這就加大了生鮮的損耗。

  毛利率低也是生鮮電商面臨的難題之一。胡春才告訴記者,以盒馬為例,盡管它擴張很快,但實際目前只有一線城市的幾家門店處于盈利狀態,其余大多數的門店仍處于虧損狀態。消費者對于生鮮的價格敏感度高,因此生鮮的毛利不會太高。即使是像永輝能將損耗率控制在4%甚至更低,其毛利最多也只有16到18個點,這還是行業中比較高的數據,很多生鮮電商的毛利只有12個點左右。

  即使快速規?;崠錘蟮姆縵?,但還是讓不少生鮮電商選擇了這樣的發展方式。文志宏分析認為,其原因在于,企業門店的員工工資以及水電費、租金等是硬性成本,一般無法縮減,所以企業想要盈利,規?;且桓鐾黃瓶?。

  以背靠阿里巴巴的盒馬為例,自誕生以來,盒馬就開始迅速搶奪全國市場。記者從盒馬公關騰浩處獲悉,12月12日,盒馬在南京開出第200家店。明年盒馬將進入全國更多城市,“盒區房”將進一步擴容。

  在這種快速擴張、員工急速增長之后,攤子大、環節多,企業難以做到直接管理以及嚴格把控每個細節,因此在盒馬身上出現的各種食品安全等管理問題接連被曝,在一段時間內集中出現了“標簽門”等事件。對此,盒馬方面對記者表示,目前已經在商超工作區域建立了全程視頻監控體系。

  面對著上述行業痛點,在談到生鮮電商未來發展時,文志宏和胡春才都表示,現在生鮮電商市場整體屬于快速擴張期,各家企業都在跑馬圈地的階段。但這是一門慢生意,想要盈利,就需要熬過漫長的發育期。在格局未定的今天,來自同行以及傳統菜市場的競爭也讓生鮮電商的市場競爭壓力不斷增大。未來在一番大浪淘沙后,企業分化也會更加明顯,到時候就是“剩者為王”。

中超赛事logo www.mlfpbe.com.cn
  轉自:中國經營網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熱點視頻

青島同濟人風采——韓杰:匠心傾情建筑  探路智慧城市 青島同濟人風采——韓杰:匠心傾情建筑 探路智慧城市

熱點新聞

熱點輿情

特色小鎮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