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中超赛程:
94岁裸捐1857万,一年后再捐1711万,她是中国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19-12-16





  若有诗词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娱乐圈的信息总是沸沸扬扬

  但却少有人注意到这样一则消息:

  2018年6月3日,著名学者、古典诗词研究专家,94岁的叶嘉莹,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给了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继续支持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研究。

  今年,叶嘉莹先生再次向南开大学捐赠1711万元,加上2018年捐赠的1857万元,目前已累计捐赠3568万元。
 

  没有热搜,没有铺天盖地的掌声,

  只有一个诗词的女儿,

  对中国古典文化,

  近一个世纪的痴心持守。

  比起当前的流量明星,

  叶嘉莹的名字让人感到无比陌生,

  但却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更值得铭记,


  叶嘉莹是谁?

  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朗读者》那个气质卓越,文采斐然,连主持人董卿都亲切的尊称一声“先生”的老人。

  她是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专家,受聘于台湾大学,哈佛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她是2015-2016年度“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

  她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

  她90岁生日时,总理亲自写诗为她祝贺:“心灵纯净,志向高尚,诗作给人力量,多难、真实和审美的一生将教育后人。”

  人民日报评论她:为中国诗词之美吟哦至今,更活成了人们心中的诗。九十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诗词养性,先生风骨为明证。

  直到看到她,才知道什么叫“若有诗书藏于内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直到看到她,才懂得原来女人真的可以美丽一生,优雅一生。

  直到看到她,才明白对传统文化坚守的魅力,润物无声,却铿锵有力。


  纵然万般荣誉加身,在叶嘉莹心中,她最爱的,最为看重的,依然是热爱的古诗词。

  浮和沉,名与利,都不是她追求的东西。

  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年轻人开一扇门,将美好的吟诵传承下去。

  一生漂泊、半世艰辛

  她始终优雅

  1924年,叶嘉莹出生在北平西城察院胡同一所老四合院里,是个典型的书香世家。

  叶嘉莹的童年没有玩伴,只有诗词,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关在门里面长大的,女孩子喜欢的跳皮筋、踢毽子都不会,但我喜欢诗词。”

  也正是因此,她3岁懵懂背诗,《论语》开智,四书启蒙,15岁就能写出“三秋一觉庄生梦,满地新霜月乍寒”的诗句。


 
  初中时,日军占据北平,父亲随国民政府南下,从此杳无音讯。偏偏祸不单行,17岁时母亲腹中长了一颗肿瘤,要去天津开刀,因为血液感染,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不幸离世。

  《哭母诗》其二

  瞻依犹是旧容颜,唤母千回总不还。

  凄绝临棺无一语,漫将修短破天悭。

  母亲的离世后让年幼的叶嘉莹第一次感受到世事的无常、死生的隔离,悲痛欲绝的叶嘉莹写下了8首《哭母诗》,这便是其中之一,每每读来都为之悲痛。

  从小到大,叶嘉莹都是家长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让念书,也就念了。毕业后让教中学,也就教了。一位老师欣赏我,把他弟弟介绍给我,后来也就结了婚。”

  婚后,她随丈夫迁到了台湾,并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此时,正值台湾当局施行白色恐怖政策,丈夫因思想问题入狱,她也受到了牵连,警察查看她的简历,也没什么问题,再加上孤儿寡母的,也就把她们母女释放了。

  可是,原来的生活基础全没有了,她只能带着女儿四处奔波,一边教学求生,一边打探着丈夫的消息。

  三年后,丈夫终于出狱了,但也性情大变,动不动乱发脾气,甚至大打出手,叶嘉莹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没有抱怨,更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她依然满怀希望,依然在诗词中汲取力量。

  1954年的秋天,在老师的推荐下,她到台湾大学教诗词曲,做专职教授。

  她把对古诗词的那种挚爱,沁透在每一堂课中,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有了名气。淡江大学、辅仁大学又聘请她为兼职教授。再后来,她成为第一个在台湾电视上讲古诗词的人。


  “可能我这人天生就是个教诗的,听过我课的学生都对中国诗词产生了兴趣。”

  上世纪60年代,叶嘉莹赴北美讲学,先后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哈佛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将中国诗词之美介绍给世界。

  1969年叶嘉莹携全家迁居加拿大温哥华,获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职。但世事无常,52岁那年,叶嘉莹的大女儿和女婿在一次出游时出了车祸,两个人同时不在了。


  年逾半百,痛失爱女,料理完女儿女婿的后事,叶嘉莹闭门不出,日日哭泣,写下了10首《哭女诗》哀悼女儿、女婿,首首催泪,句句断肠。

  生于战乱,执鞭杏坛、渡海赴台、远赴北美,半生颠沛流离,饱经人生离乱,她说,“经过一次次大的悲痛苦难之后,我明白,把一切建立在小家、小我之上不是我的终极追求。我要从‘小我’的家中走出来,回国教书,把余热都交给国家,交付给诗词。”

  人生的别离,除了死生不能相见,还有故土不能相还,虽然流离多年,叶嘉莹却始终坚守着对中国文化的自修,也始终没有离开她所热爱的古诗词半步。


  他年若遂还乡愿

  骥老犹存万里心

  41年前,54岁的叶嘉莹正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任教,在学校订阅的《人民日报》上读到中国改革开放和恢复高考的消息,她立即给中国政府写信申请自费回国讲学,不要任何报酬。

  次年得到批准,此后,两地奔波授课,她开始了长达30余年“候鸟”般的人生旅程。


  其实,做这一决定并非突然,早在1974年,中国和加拿大建交不久,叶嘉莹就迫不及待地回国探亲,并写下一首长达1800多字的长诗《祖国行》,感情充沛,一气呵成,是古今歌行体第一长诗。

  “我不是要故意写那么长,只是因为离开祖国20多年,回来探亲,非常兴奋,就情不自禁把一切见闻都写了下来。”

  回到祖国的叶嘉莹受到了热烈欢迎,初回到南开,她讲课时台阶上、窗户上都坐着学生,她得从教室门口曲曲折折地绕,才能走上讲台。

  叶嘉莹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学生往往听到不肯下课,直到熄灯号响起才依依不舍得离开。

  期间,她还受邀到全国的各个名校讲学,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剑桥大学、日本九州大学、新疆大学、南开大学……

  得知叶嘉莹回国定居的打算,一些海外诗词爱好者与南开大学校方联系,出资为她在南开盖了“迦陵学舍”,名字取自她的号“迦陵”。
 


 
  但叶嘉莹却说,“我不要私人的住房,但我要一个讲学的地方,就像古代的书院,可以在里面讲学、开会、研究。”

  她还把自己所有在海外讲课的录音、录像以及研究资料装在150个纸箱中都运了回来,希望能在自己有生之年,协助爱好诗词的学生、朋友们把这些录音、录像的资料整理出来。

  如今,她穷毕生之力播撒下的诗词种子,早已生根发芽,遍地开花。

  卅载光阴弹指过

  未应磨染是初心

  叶老在晚年写过一首诗,“柔蚕老去应无憾,要见天孙织锦成。”大意就是,我平生的离乱都微不足道,只要年轻人能够把我吐出的丝织成一片云锦,让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能够留下去。

  在家中的小客厅里,她每周给学生上一次课,逐字逐句地帮学生批改论文。她听力不如往昔,上课时学生发言,需要坐得离她近一点,声音大一些。


  曾有学生曾问道:“您讲的诗词很好听,对我们实际生活有什么帮助呢?”

  叶嘉莹先生这样回答:

  你听了我的课,当然不能用来评职称,也不会加工资。

  可是,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古典诗词中蓄积了古代伟大之诗人的所有心灵、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

  诵读古典诗词,可以让你的心灵不死。

  一生忧患不断却依然乐观处世,成就斐然却仍旧心思纯净,如今鲐背之年,叶嘉莹依然是中国古典诗词最坚定的传播者和传承人。她是诗词的女儿,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者和传播者,是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也是很多人通往诗词国度的路标和灯塔。

  她的一生虽然命运多舛却才情纵横,虽然颠沛流离却度人无数……她的一句“甘为夸父死,敢笑鲁阳痴”,让人惊叹的同时更心生敬佩。

  如今,95岁高龄的叶先生,至今依然致力于古诗词的研究,“中国古典诗词,这么好的东西不讲,我上对不起古人,下对不起青年。”

  也许有一天,叶先生会如她所说,自己的生命的结束在讲台上,但现在,她整个人的力量都融在了诗词里:不老不死,生生不息。

  像叶嘉莹先生这样有大爱的人,

  才是真正偶像般的存在。

中超赛事logo www.mlfpbe.com.cn
  转自:澎湃新闻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7254。

延伸阅读

?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